出来这两天好几个朋友问着类似的问题——国内的问 “这还敢出来玩?” 在 BC 省的问 “现在还敢去 Alberta?” 出来玩总要有游记,我琢磨了一下不如把疫情对出游的影响集中写在这里,省的之后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写的也不完整。

虽然数据摆在每个人面前都是一样的,但是理解和接受程度见仁见智。现在 BC 省的每日新增病例大概是个位数,可能偶尔能碰到十几二十;Alberta 是一天四十五十。你可以说 Alberta 疫情比 BC 严重四五倍,也可以理解为两个省都得到了有效控制,新增病例数量级相同。

在理性理解之上就是个人做出的一些正确选择了。开车自驾游显然也是低风险的出游方式,飞机是万万不敢坐的。多洗手勤洗手,人多的地方少做停留。那么这次出来玩和平时比有哪些不一样呢?

人少

疫情期间出来玩,人少是肯定的。美加边境关得很严实,就算一周有 20 万人次从美国入境加拿大,这也是往年人流量的 10% 不到,况且绝大部分过境的人都是工作目的(最常见的就是货运司机),并非出门旅游。

从国内来加拿大这边就更不用说了——就算比例再少,庞大的人口总数也会让国内游客构成这里往年的消费主力。今年这些人都进不来,便宜了我们这些在加拿大境内的常住居民。

人少到什么地步呢?我们在 Jasper 的酒店原计划6月30日开门营业,我们7月4日入住。七月一日发邮件说这个酒店推迟了开业时间,把我们 rebook到了隔壁集团下的另一家酒店。显然是客流量比预计的低太多,只好把客人集中一下削减成本。在 Banff 入住的时候和接待处小哥聊天,他说周末其实客房都是订满的(猜测都是卡尔加里来过周末的人),不过周中真的没人住。

我们在 Maligne Lake 这个知名游船景点停留了一个多小时,可以在湖边随意摆弄三脚架也见不到人来打扰。在 Banff 的 Tunnel Mountain 也是。

Maligne Lake。MX 在这里尝试了许久构图和参数组合,阳光来了又走,一个多小时也只遇上了三四组路人。

不开门

疫情期间出来玩的坏处就是有些地方还没开门。比如一些室内的景点如博物馆等还处于关闭状态,这次本来以为能去看看 Banff 的国家公园历史展,结果没开门。想去 Johnston Canyon 爬山结果公路被开辟成了适合 social distancing 的步行和骑车道(也是因为这个热门的 trail 很难做到 social distancing 所以侧面限制人流)——我们12号走开回温哥华,这个公路封闭到13号🤷‍♂️

都很小心

虽然已经喜迎境内八方客,国家公园还有酒店和餐馆都是非常小心的。比如——

  • 酒店客房服务取消,如果需要整理房间,或者需要一些消耗品要自己和前台联系。
  • 酒店的自助早餐和附近的旗下酒店合并(因为人少)并从自助改成了点餐。我们住的 Charltons Banff 早餐自动搭配好,可以选择两个蛋的做法,煎炒煮大概都可以。
  • 泳池、热水池和健身房显然都是不开的。
  • 出入酒店和餐饮场所要回答三连问题:你有没有症状?你过去14天是否在加拿大境外呆过?你是否接触过确诊病例或入境后处于隔离期的人?

除此之外,国家公园也做了一些改变,比如 Banff 镇上的 downtown 区域把行车道改成了步行街,减少人行道上的人流密度;Maligne Canyon 设立了部分单行道避免相向人流接触。

一般来说,街上和山里遇到的路人也都会比较小心,错身而行的时候会尽量保持距离,热门拍照点会保持一定距离等待。


大概就是这样了,希望能给还没出来玩的朋友一些参考。之后几天游记多写写开心的事情,大概就不会触及这个话题了。

Let’s stay in touch!

这里有我看到、听到、读到、想到的有趣的东西,以及户外徒步、旅行,或者在温哥华压马路的过程点滴。愿这些文字和记录能给你带来快乐、满足和启发。

When a business owner approaches me to set up a new ETL pipeline for their emerging dataset, I always ask one question: “What’s the unique identifier of this dataset?” This question gets paraphrased according to the business owner’s knowledge and understanding on data and database, and often times I help them identify a candidate (either a single-column primary key, or a multi-column composite key).

What I don’t do is I never take no for an answer.

The statement that “This dataset has no unique identifier” invites trouble1 — ETL pipelines exist to bring order into the chaotic data from various sources. If they are adamant about the data being without a unique identifier, follow up with a few more questions:

  1. How are you gonna tell if the data have duplicate in the future? How do you ensure its quality down the road?
  2. Why do you need this dataset to begin with, given that you can’t ensure its quality?

Chances are you will find that they have absolutely no clue themselves. Kindly ask them to come back later.

  1. Especially with our archaic infrastructure that gets virtually zero IT support. We have stiches of solutions that depend on Perl, Python 2, Python 3, R, VBA, JavaScript, R, C#, .NET, Ruby on Rail, Oracle SQL, SQL Server, and MS Access, to name a few. 

Strolling Olympic Village

2020/7/3 12:00 AM

It was showering last Saturday. We went to pick up some camera and outdoor gears near Cambie and Broadway, and went for some brunch.

We strolled from the Henry’s Camera from Cambie St to the MEC on Main. A stroll along the seawall in Olympic Village turned out to be quite pleasant, and there were photos —

The only few minutes when we had the sun. Shot on Habitat Island. © MX.

If you’ve been following along WWDC, it’s hard to miss the heated debate between HEY.com and Apple. I’ve known about HEY’s product plans early because I’ve been a longtime subscriber of Signal v Noise, the office productivity blog from the team behind HEY and Basecamp.

I’ve taken HEY for a spin and I’m now at my Day 6 on the 14-day trial. I’ve got to say the feelings are mixed — they nailed a lot of pain points of email, and have really reimagined a few things that no other teams dared to. But the product is still lacking in some aspects, and it’s ultimately still about email — the internet’s most unsexy offering that we are stuck with.

WWDC 2020 Random Thoughts

2020/6/22 2:51 PM

Lights, camera, action.

This asynchronous event footage could have been dry and could have been another WWDC keynote sans the audience. But thankfully it wasn’t. The camera movement, the lighting, the transitioning and virtual interactions between speakers all played out well. It made the video fun (fun enough) to watch and follow along.

Craig Federighi’s eye brows also helped a lot on the fun-ness. No crack jokes this year, though.

I wonder where Phil Schiller is. And Eddy Cue.

Pee breaks

Apple’s kind enough to include a “pee break” session where it talked about privacy. Don’t get me wrong — privacy is an utterly important issue, but the session tells me nothing on what’s new for me to experience; rather, it says you get that automatically.

This pee break was quite literal for me. And it was a good pause from the non-stop information influx of any WWDC keynote. Except that in previous years, the information was spaced out by applause, cheering, people actually walking on and off stage, speakers saying thank you, and much slower pace of a live speech.

2020/6/19 9:22 AM

难得两个礼拜终于见到了太阳,晚上吃完香锅 cheat meal 决定出门走走,从家里一路走到中央公园。到底还是纬度高,九点二十日落。补张图吧。

Bonsor Park,© MX

Joy at Work

2020/6/18 11:27 PM

前一段时间草读近藤麻理惠的英文版《Joy at Work》。就像之前她希望帮你通过整理私人物品找回生活重心一样,在这本书里她希望通过帮你整理工作空间来找回工作和职业发展的重心。所谓 “工作空间” 既包括你的桌子和隔间这些物理空间,也包括电子邮件、桌面和文档文件夹、日历和联系人等虚拟空间。

既然是快餐类的书,《Joy at Work》提到的方式方法实践起来就很短平快。总结起来就是——

  1. 无论是物理空间还是虚拟空间,整理起来要一气呵成,而且需要把所有需要整理的东西都放到一起。
  2. 依然按照近藤麻理惠在 Netflix 的剧里讲的方法那样,把每一件东西拿起来,然后问自己,“Does it spark joy?”
  3. 和整理个人空间不同的是这个 “Joy” 的定义。个人物品很简单,Joy 就是 Joy;工作物品很复杂,Joy 可以分为三类:帮助我完成手头工作而带来的 Joy,留作参考、帮我完成之后工作的 Joy(包括咨询、财务和法律行业等规定必须保留的文件),或者和个人物品一样能够带来情感上的 Joy。

Dog Mountain & Suicide Bluffs

2020/6/7 10:06 PM

本周目的地是 Mt. Seymour,计划从停车场走到 Dog Mountain 观景台,然后绕到北侧的 Suicide Bluffs 再沿着雪场的雪道路线回来。本来以为是一个只有 300 米爬升的遛弯线路,结果最后变成了雪地行进、手脚并用并且不断找路的五小时行进。

目前官方开放的线路从停车场到 Dog Mountain 之间的 First Lake 就结束了。瘫倒的路牌预示着 Mt. Seymour 已经俩月没人维护了,原本插在雪地里的路牌倒的到处都是。本来看 All Trails 上的评论以为已经没有雪了,结果前半部分至少 1/3 在雪地上行进,后边的路就更别提了。

First Lake,官方开放线路的尽头。© MX

这人一隔离就好琢磨东西。继买了一些飞利浦 Hue 系列智能灯泡之后又折腾了一下 Homebridge 这个 Node JS 开源项目,终于把倔强的索尼电视和戴森净化器们连进了 Home App。

Homebridge 的安装很简单,你需要的就是一个在家里日常能联网的、稳定安全的 “服务器”。对我们来说,家里的 Synology NAS 再合适不过——日常联网、低耗运行。如果你没有的话也可以琢磨日常不关的台式机电脑或者买一个便宜有趣的 Raspberry Pi Zero。我在 NAS 上通过 Docker 直接安装了 Homebridge,你当然也可以通过命令行自己配置,例如——

sudo npm install -g --unsafe-perm homebridge

值得推荐的插件是 “config-ui-x”。这可以让你的 Homebridge 获得一个 GUI 界面,默认开在 8080 端口。

之后的步骤就是安装适合你的家电插件,例如戴森的是 “dyson-pure-cool”1,索尼 Bravia 系列电视就是 “bravia“。这里不得不说,如果你的索尼电视是 A8G 或任何 A9 款,最近的更新都自带 Home Kit 支持。我这样尴尬的 A8F 才需要这样找 Homebridge 做连接。无论是通过 GUI 界面安装还是使用 npm install 安装都是 OK 的。

对我来说,戴森和索尼的插件都有很详细的说明。戴森的插件需要你输入自己的账户密码,不过开源的项目众目睽睽之下应该还算安全。连接好后就可以去 Home App 里添加配件 (Add Accessories),输入 Homebridge 提供给你的安全码就好了。(如果你先添加了 Homebridge 再设置新的硬件设备,设备会直接出现在 Home App 中。) 设置好后,建议去路由器设置里给这些设备分配静态 IP。我就出现过路由器或者设备重启之后无法连接的问题。

Homebridge

Homebridge 设置完成。

最后就是最令人心动的折腾环节了。晚安场景、所有人从家里离开的场景应该自动关灯关风扇关电视;晚上家里有人的时候要睡前提前净化空气,可以根据温度打开热风或是吹冷风……我现在就大概折腾到这里了。

2020/6/6 8:43 AM

我:“Lady Gaga 这首歌在唱啥呀,萨瓦堪迪是泰语么?”
MX:“人家是 sour candy…”

户外运动和种族差异

2020/6/4 9:26 PM

突然发现,过去的四周真的没有在 hiking 的路上看到太多有色人种。除了在 Lynn Peak Trail 上有一个迎面上来的黑人小妹和她的白人朋友,以及上周在 Mt. Nutt Trail 下山时看到一路上来的三个亚洲人,剩下的只有 Lynn Peak 入口处和 Burnaby Mountain 这两个比较像 “出门遛弯儿” 的 trail 上能看到亚洲人出来 hiking。在隔离之前,除了在 Grouse Grind 这个有氧目的地之外,也从来没有见过黑人出来爬山,只见过东亚人和印度人。

这我才意识到,嗬,原来户外运动是这么一个白人专属的运动。

现已同步到微博

2020/6/4 11:40 AM

上班摸鱼把微博自动同步的流程打通了。上次发微博都是一年前了,我发现微博还是一个懒得天天查的平台,不过既然会定期更新博客和照片,不如做个同步好了。

欢迎来玩

用昨天的阳台烧烤照来测试一下图片同步。iPhone 11。

Mt. Nutt Trail

2020/5/31 9:03 PM

雨天爬山是个有意思的经历。昨天礼拜六早上和 MX 以及陈老师九点多点到了 Golden Ears 省立公园,准备挑战 900m 爬升、往返十公里的 Mt Nutt Trail。

出发之前我们就知道今天要下雨,三个人很默契地拿上了防水硬壳,我和陈老师的滑雪服就这样从冬天无缝用到了夏天,MX 那件四折的登山硬壳也终于派上了用场。本来预报是下午三点开始下雨,结果刚从停车场出发就有雨点,爬到半山腰后我们让过了从身后超过的两个人。就在最安静的时候,只听风声大作,针叶飒飒的声音由远及近,然后就是雷声滚滚,噼噼啪啦掉起了雨点。

艰难爬过了第一段陡坡,雨也稍小了一些。经过一段平缓的泥泞之后继续往上爬,大概从停车场算起,我们花了三个小时才到了第一个观景平台,雨又大了起来。云在脚下的半山腰,山底有湖 (Alouette Lake),但除此之外一片雾茫茫什么都看不清。再往前走,又是一段陡峭的、手脚并用的爬坡,才到了第二个观景平台。整段路在山脊上,第一个平台向东看,第二个向西看。

摩登家庭

2020/5/28 10:29 PM

最近上班的时候经常在 YouTube 上放《家有儿女》在背景里,现在已经从第一部第一集看到了第 92 集。

最近同时在看的还有《摩登家庭》,因为它突然登录了 Netflix,我和 MX 平时吃饭总要找点二十分钟下饭的东西,第二季已经看到过半。

《家有儿女》来自 2004 年,《摩登家庭》来自 2009 年,基本上是同一个年代的作品,还都写的是非常 “摩登” 的家庭结构——《家有儿女》一家仨孩子就问问当代中国谁能比得了?写的是家庭,剧情也就都会围绕家庭里的琐事展开,最后无非落脚到亲情、友爱、责任和成长这些主题上。

2020/5/27 9:30 PM

昨天从 plantsome.ca 下单的 snake plant 已经到货了,现在和昨天带回来的 peace lily 一起裸盆站在客厅角落里,看着倒也不错。至于花盆花架要等宜家开门再说了。

Peace Lily (左) 和 Snake Plant。iPhone XS。

隔离手记: 家装活动

2020/5/26 9:19 PM

疫情隔离期间,在家呆久了就会琢磨家里的家具摆放和布置。从去年五月份入住之后就一波一波地买家具。家装布置确实不是件一蹴而就的事情,这一年来通过居住和使用让这个室内空间自己有机地进化,一步步慢慢做决定,确实要比一次买好要踏实的多。一开始买了必须的床、沙发和餐桌椅,第二波家具重新布置了一下书房,毕竟摆下两个人的电脑和一个沙发床可不容易。第三波第四波宜家买了一些小东西,外加电视柜地毯等等。现在第五波从宜家买来五个礼拜,今天终于送到了。这回凑齐了阳台的家具,准备把这个十平米的大阳台好好利用一下,准备天天晒太阳晒成棕黑色🙃️客厅里边新添了一个横挂的镜子放在沙发上方,正好能映出来北面的山和城市景观——这还是 2018 年去四处看房子的时候看到别人家里放了镜子带来的灵感。总而言之,买家具还是从大件开始、从必需的物件开始,慢慢一步步来,宁缺毋滥,真的不要纠结多几次运费。

最近还在琢磨和 MX 养点花。之前不管是爬架上的 “绿箩” 还是电视柜和书桌上绿植都是宜家那边弄来的假花,现在觉得也是时候弄个真花回来养养了。前两天从 plantsome.ca 上下单了一个 snake plant 还没送到,还去楼下的花店抱回了一盆 peace lily。顺利的话,准备弄个迷你花园角了。

2020/5/24 10:13 PM

如果你遇上了 2019 年款 16 寸 MacBook 合上睡眠再次打开时重启的问题,你不是一个人

你可以依次尝试以下步骤,每尝试一步就可以试试问题是否得到解决——

  1. 升级 macOS 到最新版本。
  2. 重置 SMC
  3. 重置 NVRAM
  4. 重新安装 macOS,但不抹掉磁盘。你的第三方软件、个人数据和应用设置会被保留。
  5. 抹掉磁盘并重新安装 macOS,并将 Mac “设置为新的 Mac”。
  6. 联系苹果退货、换货或是维修。

这就是我过去三天帮 MX 搞的东西。现在我们已经到了第六步,Amex 马上要以为我买了两台 Mac 了。

Spirit Caves Trail

2020/5/23 11:57 PM

牛老师这周闲的难受拉我和 MX 出来爬山,本着找个人少的地方的精神,又来到了 Hope 这边。从 AllTrails 这个 app 上一顿搜索,找到了人迹罕至的 Spirit Caves Trail。

Spirit Caves Trail 离 Hope 这个小镇不远,穿过去开十五分钟就到,旁边是一个叫 Yale 的小镇。Trail 的入口在 TC-1 路旁,毕竟这个 “加拿大唯一的国道高速路” 过了 Hope 就是双向二车道,大部分的长途交通的车流都会沿着 BC-5 号省道继续行驶,直到跨过 BC 和 AB 省的边境在 Jasper 附近汇合。路旁没什么正经的停车场,我们就把车停到了旁边的砂石地上,横穿高速路开始爬山。

入口处的步道在小溪旁蜿蜒。© MX 和 Sony a7iii。

Goodnotes

2020/5/22 10:14 PM

从本科还没毕业那会我就是 Notability 的忠实用户了,从 iPad 3、iPad mini 2 到现在的 iPad Pro + Apple Pencil 已经五六年了。不得不说 Notability 这么多年 ¥18 买来(当时便宜)没有额外收费,一直在做更新和优化已经实属难得了。不过一直以来 Notability 在 Mac 和 iPad 上的同步问题没有解决,这次真的受不了决心试试 Goodnotes 5。

四月中旬,Goodnotes 升级到了 iOS、iPadOS 和 macOS 三个平台的通用款 app ,一次付费即可在所有设备上使用——全都得益于 macOS 10.15 / iOS 13 融合 app 平台的 Catalyst 计划。

Goodnotes 5.

The Miracle Sudoku

2020/5/20 10:50 PM

我万万没想到我会在 YouTube 上看一个人解数独,但是看这人解谜的 20 分钟是我这一天最快乐的 20 分钟。希望能把这 20 分钟的快乐带给你

顺便,你还能学到一百种英国人表达 “真不可思议” 的方式,包括——

  • “This is mental.”
  • “This is madness.”
  • “This is absolutely crazy.”
  • “You cannot possibly believe this.”
内容归档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