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 2020 • 9:31 AM

仔细反思一下,我一共450个微信好友,怎么有63个人关注了北美留学生日报?

Let’s stay in touch!

Sign up for weekly updates on this blog. No spams — I promise.

November 27, 2020 • 11:00 PM

又到了温哥华最多雨潮湿的季节。但一如往年,水雾云雨带来的景色远比夏天晴空万里要有趣的多。

最近可能是迷上了等效 200 mm 长焦的视角:细节被放大,等距效果让画面有脱离真实的感觉。加上光线和云雾的配合就有了这么一张——

来自 Sony RX 100 VI,200 mm 等效 f/11。

这相机玩了俩月了还是没琢磨好什么太多的手机玩不了的玩法,反而是经常因为对焦手抖日常翻车。我可能只是需要一个长焦镜头的视角,并不需要一个更大的 CMOS 和一个真的相机🤷‍♂️

购车后记

November 19, 2020 • 11:27 PM

最近手头事情太多,压了一些事情没有分享。买车这件大事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觉得整个过程执行的很顺利,前后两周的时间全都搞定。

买车过程中一个比较正确的选择是,我没有跟着经销商的惯常做法和逻辑走,在前期就去现场看车、见面交流,省下了不少时间和精力。简单概括下来,我们的选车过程基本上这么几步——

第一步:做功课、确定车型。MX 一直就有想要 SUV 的想法,我觉得也很实际。毕竟出去爬山露营滑雪,哪个都是大一点的空间比较实用的活动。我们很快确定了品牌——日系车保值、实用、维修便宜,基本上锁定了本田、丰田、尼桑和马自达四个品牌。我一直开 Evo 的 Prius,对丰田系列的混动和油刹手感很熟悉。MX 之前开过朋友的 Corolla,对丰田印象也不错。相比其他品牌,丰田的车型一些实用的东西都是标配,没有很多隐藏的不得不买的升级。丰田系列保值也很好,混动溢价低,所以不如直接买个新车,就不在买二手车这件事上折腾了。

于是第一步基本上决定我们要买一个全新的丰田混动 RAV4 了。

第二步:和附近的丰田经销商取得联系 。这一步有些神奇是因为我隐约记得某个美国理财博主写过自己买车的经历1——前期只通过邮件接触经销商,要求给出所有含税费的报价,之后再考虑电话或当面接触。措辞要礼貌但强硬;态度要不卑不亢而坚决。

  1. 真的找不到链接了。挖个坑在这里。如果之后真的找到了原文一定补回来。 

David Heinemeier Hansson — CTO at Basecamp, famously known as a public critic of Apple’s control and monopoly — made a strongly opinionated thread on Twitter regarding Apple’s announcement today: developers who earn less than $1M will qualify for 15% cut starting January 1st, 2021.

I followed the entire episode of Basecamp vs. Apple and I agree with DHH on many fronts. But this time, his comments are condescending and downright shitty:

If you’re a developer making $1m, Apple is STILL asking to be paid $150,000, just to process payments on the monopoly computing platform in the US. That’s obscene! You could hire two people at that take, still have money for CC processing.

Sure. I can just hire two people. I can definitely spend just a few days looking out for a contracting job board, interview a few dozen people, draft a contract, set up payment, and do the tax to hire two people. How easy is that.

Search and Rescue: North Shore

November 16, 2020 • 01:49 PM

Search and Rescue: North Shore》是一部跟拍温哥华北部山区救援队 North Shore Rescue(NSR)的纪录片。纪录片一共五集,第一集叙事方式大多集中在团队的志愿者身份上:他们参与救援不赚一分钱工资(组织也不向被救援者收费),他们大多还有日班工作要做,要经过每周培训、接受 on-call,时常亲临险境。是救人于水火中的崇高目标让他们聚到一起,也造就了温哥华后院的这个特别的户外救援团队。

拉着 MX 一起看了上周三播出的第一集。因为看到场景很多都是自己爬过的山走过的路,代入感十分强烈。我们一边感慨人们能把志愿活动做得这么专业、做得这么长久,一边感叹在山里的人的不幸和愚蠢——有不小心跌了一跤或者失足摔坏了脖子的,也有一对中国阿姨四月份晚上六点开始冒雨爬山迷路的,还有穿旅游鞋爬春季雪山的(我们也干过,不过好歹是登山鞋)……这集纪录片让我们也多少在心里摆正了对户外活动的态度——安全是第一位的,设备的专业性是必需的。

纪录片每周三更新一集,全在 BC 省的公益网络 Knowledge Network 免费无广告播出。推荐给感兴趣的朋友们。

这篇文章解答了我心中的疑问——泛红的泛蓝的人之间隔阂有没有一个更简单的解释方式?现在我们能接受的信息大部分在指责 Trump 支持者们轻信谣言、没受过良好教育,不懂得是非和正误判断,但把半个美国的人的行为都这样解释这似乎太牵强了一些。

政见转自端传媒——

人类社会的演化路径虽然千差万别,但都或多或少发展出了被称为「道德黄金律」的基本准则: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回到保守派和自由派的差别上来。尽管双方都认同「道德黄金律」,但对于「勿施于人」的范围究竟该有多大,他们的看法可以说是大不相同。哈佛大学经济系的助理教授 Benjamin Enke 在最近的论文中指出,对于保守派而言,这一范围只包括于身边关系亲密的人,比如亲属和朋友,而自由派则会对于素未谋面的陌生人也一视同仁。

价值观上的差异直接导致了双方政治立场的分化。由于自由派更加「待人如己」,他们对陌生人的信任程度较高,更愿意支持那些预期回报高,但实际效果依赖于个人诚信的政策设计。比如说,他们希望能扩大社会福利的覆盖范围,因为觉得不求上进,只知钻社保漏洞的人终属少数。如果真是这样,那广泛的社会安全网的确能减少人们做决策时的后顾之忧,鼓励企业家精神,从而使全社会从中获益。

再比如,自由派更倾向于维持较低规模的警察和军队,因为他们相信矛盾可以通过协商解决,合作的局面比冲突更有可能出现,所以投资于武力纯属浪费公帑。在同一项研究中,Enke 跟合作者分析了样本中实验对象对于不同政策的偏好,发现在实验中更加重视社群的人,确实也更容易对保守派政客主张的政策表示赞同。

Stawamus Chief Revisited

November 4, 2020 • 11:17 PM

周末有车了的第一站去了 Stawamus Chief。上一次来是 2017 年 9 月,只走了三个山头中的 First Peak;这次的计划是一次把三个山头走一遍,绕另一条路下山。

三年的时间一晃而过,我都回国体验生活又回来了,我有了更好的装备(再也不是旅游鞋+优衣库了),有了车,有了一起出去玩的人。但山还是那个山,岿然在那里,让我的变化和成长显得这么微不足道。

在 First Peak 山顶。来自 MX 的 Sony alpha 7。

The Chief 的 First Peak 就需要手脚并用上铁链、爬梯子,之后 Second/Third Peak 只比这更夸张。前往 Second Peak 的路上常常折返走在断崖边上,有不少需要利用手臂借力的地方;第三个 Peak 倒是稍微容易一些,但下山的路是沿着山涧的陡坡,行进难度也很大。不过好在整个 trail loop 并不长,也没有很大的绝对落差,大概不到六个小时也走完了全程。

太累了,比 Crown Mountain 轻松一些,但大概以后也不会再来了。

鲸鱼聊天

November 4, 2020 • 10:11 PM

2020 年真的不太平,从年初闹到年尾,这不现在川普和拜登的宫斗大戏还没落幕呢。

突然一下,陈升发了新专辑《末日遗绪》。Apple Music 在我去公司那天早上推了这首歌,塑料英语一开口以为是大波浪乐队新发了专辑,后来觉得不对,看歌词 “阿肥不敢叫维尼“ 哦原来是陈升。

这张专辑也是绝了,前两次听旋律挺有意思的,摇滚上边有民谣和爵士,女声的加入让许多旋律久久回荡在脑海里。后来仔细看了看歌词,边看边听,越听越感动。

November 3, 2020 • 11:21 PM

突然又想起来为什么四年前对左派的人那么本能地讨厌。选举结果在这摆着,这意味着有很多人和你意见不同,那么就该去求同存异、去理解对方的诉求,而不是觉得对方是未开化的弱智。选举输了就去怪境外势力捣鬼、怪虚假新闻作祟,像极了打架打输了在别人家门前撒泼打滚的三岁小孩。

今年踏实了。大家都出来投票了,农村出来的人更多。不知道今年左派能不能明白是真的有自己之前没听到的声音,而不是找出新一轮的败选理由。

这四年来可能唯一变的是我之前不太理解一个人的既往品行、性别主义言论为什么会影响他当总统的能力。现在我能理解一些。

然而今年的攻击点已经变成了 “不交税还怎么当总统” 了,我又不懂了。

拍红叶

October 27, 2020 • 10:54 PM

上周六冷的不可思议。想着如果寒流一来,不拍红叶的话恐怕要落光了,我们就穿暖和点出发了。

10月25号,MX 在 Cambridge Ave / Penticton St。

10月25号,MX 在 Cambridge Ave / Penticton St。

去年在 Ontario St 附近拍的叶子,上周也去了一次不太红,这周正好换换风景。Nanaimo St 和 29th Ave 附近有不少街都有成片的枫树,找到一排枝繁叶茂的并不难,而且难得人少。

钻出天窗拍照的阿姨之一。

钻出天窗拍照的阿姨之一。

后来再去 Penticton St 和 Cambridge St 夹角处就很爆炸了,人山人海。所有人都是被公众号吸引过来,一个个坐在车里从天窗钻出来录视频——不知道是哪位阿姨现在朋友圈开的头。

后来还是找了个越南馆子一碗牛肉粉下肚才算暖和过来。拍照可真不容易,下次得学 MX 搞个手套了。

Is Hybrid Worth It on the RAV4?

October 20, 2020 • 01:46 PM

Friends around us know that we’re recently in the market of a car. And as we weighed our needs and the options in the market, we are looking at the Toyota RAV4.

When it comes to Toyota, there is one very common question — is hybrid worth it? As we did our research, we went from Yea it’s a no-brainer to Actually, it’s not exactly worth it… But something just never quite clicked with my money spidersense that I acquired from my Accounting 101 foundation.

Then it finally hit me: all the bloggers and YouTubers and columnists — even in a popular article from Globe and Mail1 — simply handled the math wrong.

Thoughts on the Apple Event

October 19, 2020 • 05:45 PM

HomePod mini

  • HomePod mini 很便宜,也是真的很小。
  • 我是没想到苹果把去年的 Apple Watch 的 S5 芯片放到了这里。不过和 HomePod 一样,苹果的官网并没有任何地方提到了 S5 芯片(似乎发布 HomePod mini 之后,HomePod 也删掉了任何提及 A8 芯片的地方)。
  • 根据官网的对比页面,HomePod mini 没有空间感应和自动音响效果调整,也不支持 Dolby Atmos 环绕声影院效果(但是支持 Apple TV 或任何 AirPlay 内容的双声道播放)。
  • 不防水、不做无线播放,但我也并不奇怪。HomePod 的 Apple Music 播放从来都不是基于蓝牙的 AirPlay 2 协议,苹果也是在深耕家居市场。这时候如果进场一个已经饱和的蓝牙音响市场,没有了 HomeKit 的布局战略让利,这个蓝牙音箱肯定不便宜,这时候 HomePod 的价格布局就很奇怪了。
  • HomePod 本身是 HomeKit 的一个 hub,负责在你不在家的时候沟通家里的智能电器和你的手机。做一个需要蓝牙连接的无线音箱,很多用户流程上的问题也会更复杂。
  • 我准备买一个白色的放到书房了。

The Gay Revolution

October 18, 2020 • 11:58 PM

《The Gay Revolution》是来自 2015 年的一本介绍美国泛性别文化运动历史的纪实作品,作者是 Lillian Faderman。

我现在已经从读到了第十一个章节,这本书的纸质版有 800 页,从长度和目录总览看,说是美国 LGBT 平权运动的通史也绝不夸张——从二战禁止 homosexual 入伍、发现后接触军衔的冲突开始到奥巴马政府的政策变化,详尽完整。

我从小就讨厌历史,所以这本书能长时间抓住我的注意力实属不易。也许是我是 “历史” 的一部分1,也许是前边 200 页关于二战后十余年的 gay witchhunt 剧情太过精彩,好过很多当代律政剧,但毋庸置疑,作者 Lillian Faderman 对于时间线的整理和富有节奏的叙事手法功不可没。

  1. 又想起了初中(或是高中)历史课王宏伟老师第一节课和我们探讨的问题——历史是什么?我现在早就不记得答案了,但记得他当时的一个鲜明的观点——“你们就是历史,你们正活在历史之中,你们正是历史的一部分。” 

Eagle Bluffs, Cypress Mountain

October 14, 2020 • 03:58 PM

因为疫情限制人流,今年夏天一直也没来 Cypress Mountain —— 实在是无法早上六点起来抢票。最近人数限制取消了,天也凉了,温哥华也进入了又一个雨季。本来看周六下雨结果天气晴朗;周一预报多云转晴结果上山一直是毛毛雨和大雾的天气——直到下山的时候才能看见蓝天。

于是也便有了和去年一样的一张风景照——也是下山的时候雨停了、雾散了。Cypress 前山的雪道露了出来,再过两个月就是白雪覆盖的面山高级道。

Cypress Mountain 前山。Sony RX 100 VI。

下午三点钟下山还有很多人往上走。抓了一张一家三口爬山的照片——不知道是为了躲开(根本不存在的)步道人流还是为啥,他们有大路不走。角度倒是便宜了我这个从大路上取景拍照的人。

爬山的一家子。Sony RX 100 VI。

Eagle Bluffs 并不是一个很难的 trail,满打满算 8 km 往返距离 + 400 m 海拔爬升,基本上时间能控制在四小时之内还有富余。这次爬山腿不疼,伤病基本恢复了;带出来了新买的黑卡玩了玩,并且穿上了新的抓绒衣,体验良好。感觉基本上可以常爬山直到雪季到来了。

Song #24: The Masterplan

October 8, 2020 • 10:58 PM

Day 24: 一首歌来自你会可惜他们解散的乐队。

十月来得很快。两周时间病了一次(并且核酸检测为阴性),然后一个多月以来——感冒痊愈、大腿拉伤也终于不觉得那么要命了——终于又出去爬了次山。与其说是爬山不如说是走平路,在 Golden Ears 的 East Canyon 走了一个长约两个半小时的 loop。希望今年滑雪季能平安度过,可别拉伤了再。

这两天也在工作、副业、家居等方面进行 housekeeping,比如终于找出了冬天的衣服,把家里好好收拾了一下,修好了 Wi-Fi 和 Homebridge1。昨天把俩月没理的头发好好整整,感觉健康的心理状态又回来了。

推荐音乐这个系列真没啥太多可以继续的了,我本来以为自己能连歌手都不重复,后来发现也没必要这样苛刻。不过今天这个倒是很早以前就想好了——来自绿洲乐队(Oasis)的 The Masterplan。

绿洲是从高中的时候开始听的,听得最多的就是假期一边听歌一边在玩魔兽地图编辑器;后来绿洲也解散了,Noel 和 Liam Gallagher 兄弟二人各自单飞,一个另组乐队 Beady Eyes 一个自己唱作。本来的绿洲有 Liam 谁都不服、世界我主宰冲劲儿,和 Noel 在词曲和唱腔上一眼万年的沧桑感;现在分开了就各占一半,少了很多乐趣。

其实 The Masterplan 并不是乐队特别出名的一首歌,也算不上我最喜欢的一首。但我觉得很适合在 2020 年拿来分享——国内的政治氛围日趋魔幻,美国这边从第一次总统大选辩论开始也不甘示弱;COVID-19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尽头(或是怎样的尽头)。

All we know is that we don’t
Know how it’s gonna be
Please brother let it be
Life on the other hand
Won’t make us understand
We’re all part of the masterplan

也分享给疫情期间感到迷茫的朋友,无论是否已经迈出了人生的下一步,无论是否是被疫情驱赶作出的选择——想移民的、想回国的——只要还在往前走着就够了。

There’s four and twenty million doors
On life’s endless corridor
Say it loud and sing it proud today

  1. Previously on Homebridge. 

Song #15: 苹果花

September 29, 2020 • 11:14 PM

Day 15: 一首你喜欢的翻唱歌曲。

翻唱歌曲当然离不开翻唱大王王若琳。这首《苹果花》就是翻唱专辑《爱在召唤》的开头曲目。Apple Music

翻唱的东西都是被演绎过的,有很强的固定模式,就像剧本演下来一样有很强的 theatricality。王若琳的演绎往往能把这种戏剧上的张力再次突出,我还是挺喜欢的。

Song #10: Strangeland

September 24, 2020 • 07:41 PM

Day 10: 一首让你感到悲伤的歌。

乐队 Keane 的《Strangeland》是乐队休整之前的最后一张专辑,来自 2012 年。整张专辑描述的就是告别和疏离——《Disconnected》讲述的是情感上两个人无法挽回的分别;Sovereign Light Cafe 是对童年故所的告别,故作轻松的语调回忆了自己那个再也回不去的家;标准版专辑结尾的最后一首《Sea Fog》用浓厚笔墨表述了对未来生活的不确定感—— “Sea fod comes like a river rolls a stone, it’s rollong me.”

Strangeland 从大二专辑发售听到就觉得这是我(或者很多同龄人)的状态写照:一个从小长大但再也回不去的故所,从前这个地方是北京西五环外的长辛店镇,现在这个地方已经变成了整个北京,而温哥华——阴天、多雨,就像 Keane 所在的伦敦——也成了我现在的 strangeland。

推荐的歌是专辑同名歌曲《Strangeland》。这首歌甚至只有在 Deluxe 版本才被收录,被标准版编曲排除在外。这首白描一样的歌写了搬家和迁徙的场景:后备箱里塞满了自己的行李,磁带散落在后座,手里拿着相机仿佛开心的记录着这一天,穿好了公路旅行、迎接新生活的衣服准备上路。

Strangeland blind,
You got no reason, you got no rhyme.
You get no time,
to put things right, to put things right.

You wound the rope around me, and you pulled the knots in tight.
And shook me like a bad dream from you sight.
And now the things I’ve done to forget you, well it’s not what I had planned.
The sweetest thoughts get twisted in the strangeland.

Apple Music

Song #9: Analyse

September 23, 2020 • 09:24 PM

Day 9: 一首让你感到开心的歌。

小红莓的 Analyse 是一首从里到外透着高兴的歌。连主唱在采访的时候都是这么描述这首歌的:

Analyse is the typical song I wrote at my house with an acoustic guitar. It has that optimistic and happy sound. Is like waking up and say: “This is going to be a great day.”

Apple Music

Song #8: Follow

September 22, 2020 • 11:13 PM

Day 8: 一首关于毒品(药物)或酒精的歌。

饶舌歌手 Lu1 的炮房歌曲《Follow》自然少不了酒精(和药物?)的煽风点火。一男一女回到房间里的心思被 Lu1 的歌词演绎的淋漓尽致——

所以我们 Netflix and chill
看 2046
和助燃的酒,谈论着那些有的没的
就让酒精融化那些规则
最多三个回合

喜欢 Lu1 不仅是因为他的真实和对你我都有的心思的细腻描写,更是因为他在中英文之间自由转换切换韵脚的自如。这首《Follow》听上去就像极了他手里的那杯 Whisky,又烈又柔,喝下去胃里服服帖帖。

Apple Music

今天陪 MX 去苹果店里试了一下新的表和表带。我们俩人可以预约一个 15 分钟的 shopping session,有一个专门的 Apple Genius 提供问询和导购服务。

Genius 拿来的是红色银色和蓝色三款 44 mm 表壳,然后抽出了手里的一个贴了膜的苹果表卷尺来测量我们的 Single Loop 号码。(卷尺是专门设计的一次性纸,Genius 把两层膜揭开,中间封着的是卷尺。卷尺一头是带有不粘胶的手表圆角矩形,按照戴表的模样贴在手臂上,绕一圈就能看见自己的尺寸了。)我是 6–7 号之间。

正如想象般的那样,两款表带弹性十足,却没有橡皮筋那种不稳定容易扯坏的感觉。意外的是表带大部分张力似乎停在最开始的拉扯,尤其是编织款表带,穿脱要比硅胶款容易一些。两款表带都能带来让人很舒服的拉扯感,但是戴上之后丝毫不觉得紧绷。我的 6 号基本上是贴合在胳膊上,甩动胳膊手表也不会有任何滑动;如果手掌作张开姿势、撑大手腕,也没有普通表带的紧绷感,这很难得。如果你也和我一样是骑在两个号码中间,选择小一号总是没错的。

我也很好奇这个 Single Loop 表带的物流执行(数据分析师上线)——这么多的表带型号会让 SKU 执行起来很困难,第三方难免要有很多冗余备货。在交易时,苹果大概是将表壳和表带自由组合进行包装,但是恐怕第三方零售商现有的系统都不兼容这样的组合——10个尺寸、12个颜色/材质、两个表壳尺寸、五个表壳颜色,1,200 个 SKU 估计大部分第三方零售商都吃不消,要么选择更新自己的系统,要么干脆不卖一些表带组合,大概最后都是选择了后者,把最全的选择留给了苹果官方直营店。扯远了扯远了。

Sidebar: 新款的 Apple Watch S6 的深灰色要比我的 S5 颜色浅一些。

本来 MX 要买的,结果心仪的 Nike 款店里没货,我们就过两天再说吧—— Genius 小哥说估计这周晚些时候就会补货,店里从周五开卖 S6 开始还没补过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