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tA 那些人

遥想高二的dota生活真是美好。

QQ上边这个魔兽群还是G哥告诉我的,然后就这 样,我→G哥→梅三→熊德→大树/4b/nt/发发,一条很长的关系链。

当初刚刚跟熊德和梅三玩的时候就发现,这俩人真逗,一个是处变不惊非常淡定特别有耐心,一个是到处耍帅特别有意思。当时熊德用的一个什么英雄我也不记得了,把运装备的小鸡弄死了,于是我逗他:以后我再也不给你共享小鸡了。熊不语。

第二局,我买完小鸡,把共享都开开后特意把熊的共享又关掉了。熊一个火枪,打字问:你为什么不共享了呢?我企图调戏:我怕你弄死他~~熊:哦。字幕:luobozhou购买了一个动物信使,然后字幕:你可以控制luobozhou(矮人火枪手)的单位了。然后我就迫于舆论压力又把共享开开了。从此我知道,熊是很神奇的,他会用火枪买小鸡,他会在大家都语音的时候坚持不懈地打字。


梅三和熊的风格迥然不同,虽说玩的都很好,但是梅三经常去补救很二很二的行为,而且几乎都成功了。想当初他用一个船长,团站的时候在打野。我们这边死光了,对面死一个,三个红血在推近卫中路二塔。我们直接指责梅三怎么没来啊,梅三:我来了。大家没理他。我正在切出去看攻略。回来后,只见屏幕上写着handsomeboy三杀。然后两把狂战带领全队胜利。

大树是个萝莉。见到他真人后发现他有一张清纯白净的脸,两只一点毛都不长的胳膊。后来群里又来了一个人,上来以后对大树各种调戏+对骂。我就觉得这人,渣啊。后来听4b管他叫发发,又有冯要发冯喜乐冯铭矞各种叫法,曾令我茫然无措许久不知叫他啥好,后来干脆跟大家一样叫他发发。


等到那个暑假,多玩这个公司出了个叫做yy的语音软件,发发一张嘴特别嘹亮而且非凡的声音传了出来,而且每句都会有一个“亲爱的”或者“宝贝儿”,比如咱们来玩吧好吗宝贝儿之类。发发的游戏头脑非常发达,经常是一句“来吧宝贝儿,看见我(白虎妹)射箭就往前给他锤子”,然后找他说的做,总能偷袭成功……渐渐我觉得此人人品很好,和大树对骂只是为了调戏一下而已——毕竟大树是萝莉呀!他从来不对一起玩的发脾气,最多就是一句“你这就疯逼犊子了啊宝贝儿”。

后来在魔兽作弊盛行的1.24交界期,发发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挂,一人发了一个,对面一开图我们也就跟着开,或者踢人。遥想那时真是段天真无暇的纯洁如璧的游戏时光啊~


开头说的关系链还缺了一条,是梅三→王泽宇→司徒。

司徒不姓司徒,但是这起着玩的名字直接赋予了他以神秘色彩。群里的人除了王泽宇,从来没有谁有机会见他本人。当然人家神秘是因为非常有实力,学习游戏各种精通,眼睛却是5.2的视力。在二附排名总是前几,此外他任团支书,各种体育活动都玩得来,还有数学竞赛一等奖,而且据说帅到爆,外加游戏玩得转,已经成为全群的神话和膜拜景仰的对象。

那时司徒从来不用麦克,都是打字。后来有一天二附陈健驰一篇《嘴脸》详细描述了司徒初中的故事。发发看后说,“ ‘声音黏黏的’,我记得好像是,他原来麦没坏的时候我听过”。后来有一天dota,我清楚的记得我和发发缩在近卫的上路外塔下,yy里边传出了陌生的、黏黏的声音:“喂,喂……”发发嘟哝“这tm是谁啊……司徒?我*,是司徒吗?”对面腼腆笑笑,“啊,对呀我有麦克了。”“我靠太棒了,快来北京专区XX号房,我们刚开一局。”

我突然间发现司徒的形象一下高大起来,因为发发并没有对他喊亲爱的或者宝贝儿。


司徒魔兽水平如前所述,不是盖的,在游戏中各种展现他的神级预判和走位。遥记得当时他用6.70新加的精灵,我用小小在近卫,在下路被仨人追杀,从天灾一塔、小树林冲了过来,还剩200的血进了边路小树林,没蓝回城,用两张TP花光了身上的270块钱准备过几秒钟受死。这时司徒隔着语音说下路我去救你。“不用了肯定没戏了”,我话虽这么说,但是那是司徒啊,总能创造奇迹。而当我看到他传送到野店对面的树林时,心一下凉了。上路两人包了过来,司徒却很淡定,在树林里等了几秒钟,然后走过来拉上锁链,击晕了追兵,并在敌人醒过来一瞬间把我传送到了上路外塔。对面上路的幽鬼吓得半死,以为来抓他,仓皇而逃。

实在6.57时代,司徒的地卜师一直是用的出神入化。记得当时发发:“司徒你得地卜师能一挑仨吗?”“我也不知道啊,试试吧~”然后就一挑仨并且超神。最可怕的是,发发说他三路三个地卜师都在补刀。后来随时间的流逝,地卜师淡出了视线。尽管在版本更新中地卜师从头到尾都在增强,司徒却从未再玩过一次。那只是尘封的神话了。

三观先要正
悯农新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