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掰扯掰扯,到底什么是老炮?

我觉得最错误的理解有三种:

  1. 老炮是黑帮
  2. 老炮是那群潇洒的人
  3. 老炮是那群不吃亏不老实不把社会规则放在眼里的人

但我告诉你,真的不是这么回事。

老炮说白了,是那些老打架进号子的人。而其实茬架这种事永远是 last resort,你看他们不也是要给人10w,赔不起钱了才要碴架么。

天天茬架,说明你没能力用别的办法解决问题,每次都要 fallback 到这种方式。没钱和没能力,这俩是互为因果的。

所以说,剧中刻画的老炮实际上就是老 loser。比如张学军面对挣钱、改变生活状态的方法,他要么没有能力(不会像洋火那样做生意),要么拉不下面子(蹬三轮挣钱好不好?)。他明知道自己造成了妻离子散的局面,搞得父子关系如此紧张,儿子连北京话都说不利落,却梗着脖子硬说错不在己。

也就是说,老炮不是什么黑帮,也一点都不潇洒。他们单打独斗,总想按自己的方法过活,其实很凄惨。

而正是这种人,他们对于规则的依赖大的不行。

社会小的时候,有规则也许就够用了,只要你断理能够服众,配上点声誉和威望(或者年龄),连执勤的民警也得敬着你。但社会大了,出了什刹海胡同一片,再想用自己的规矩行事,撞个头破血流也是活该。所谓老炮,代表的不过是旧规则的 observer。他们面对社会规则的改写,总想坚持些什么,却如螳臂当车。

他以为两千能摆平一些,“十万”俩字一巴掌给你打醒。

悲壮吗?还挺悲壮的。宣武区(还有崇文区)都没了,赶明儿好像东西城也合了。他们认识的一切都在变化,自己却无力回天。西城呆这么久,对这件事我还是挺有同理心的,你没能力改变现状,除了缅怀就是适应。

但主角是一个老 loser,他没有能力去适应这样的变化,而且冯小刚让你把这种绝望看得清清楚楚。这么一来,悲壮的坚守就变得顺理成章。老有人说“老炮”代表那些最不能吃亏、表现最不老实的那一群人,其实这帮人才是最循规蹈矩、最害怕规矩被破坏的人。他的生活、事业已经到了死胡同,唯有剩下的那些旧规则能够 define 他这个人。任凭脖子梗的多直,内心的不安全感都写在脸上。

讲真,冯小刚能把一个 loser 演的这么深刻,我觉得真的很棒,让你看到他除了坚守的规矩之外一无所有。但 loser 的坚守也是一种坚守,尤其是走上绝境,明知是悬崖还要毅然前去,完全可以写成一篇赞歌。

就像飞奔在西直门外大街上的鸵鸟一样,它到不了彼岸、它不知道何为彼岸,却毫无选择地奔跑。

几个槽点:

  • 北京话忒多了,我听着都腻歪
  • 前边太拖沓
  • 掏粪男孩太出戏
  • 能不能找个会北京话的演他儿子……这演的是亲儿子么?
你们都不知道的 FaceTime 背后的男人
智慧的人都按颜色整理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