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3, 2020 • 11:21 PM

突然又想起来为什么四年前对左派的人那么本能地讨厌。选举结果在这摆着,这意味着有很多人和你意见不同,那么就该去求同存异、去理解对方的诉求,而不是觉得对方是未开化的弱智。选举输了就去怪境外势力捣鬼、怪虚假新闻作祟,像极了打架打输了在别人家门前撒泼打滚的三岁小孩。

今年踏实了。大家都出来投票了,农村出来的人更多。不知道今年左派能不能明白是真的有自己之前没听到的声音,而不是找出新一轮的败选理由。

这四年来可能唯一变的是我之前不太理解一个人的既往品行、性别主义言论为什么会影响他当总统的能力。现在我能理解一些。

然而今年的攻击点已经变成了 “不交税还怎么当总统” 了,我又不懂了。

Let’s stay in touch!

Sign up for weekly updates on this blog. No spams — I promise.

Blog Posts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