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山

2020 年 4 月 9 日 • 06:31 PM

2017年11月——回国后的第一个周末,和一个北京的小哥约出来爬山闲逛。香山十一月人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山也没有记忆中的那么高。可能是因为在大温地区爬过了太多的西海岸的山头,香山的高度和坡度实在是不在话下1。北京的山就像北美东海岸的山,土、秃,秋天更是没有针叶林的绿色。

回北京的第一周,香山顶峰倒是能看到北京的全貌——天气其实不错,从山头能很清楚地看到城市被一层薄薄的霾盖着,近处有颐和园,远处仔细辨认能看到北京电视塔。不过这第一周就让我明白,温哥华的生活方式和娱乐活动基本上不可能在北京继续。在北京22年爬的山头可能还没温哥华这两年爬的多吧。

俯瞰风景,2017年11月11日。iPhone 6s。

香山山顶的树梢上挂满了祈福的祥物。

香山,2017年11月11日。iPhone 6s。
  1. 特意查了一下,香山顶峰海拔 575m,东门入口海拔 145m。所以垂直爬升只有 430m。相比之下,St. Marks Summit 从停车场爬升 550m,Grouse Grind 高度大约 700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