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柜

2021 年 8 月 22 日 • 09:00 PM

四月份的时候和爸妈视频出柜了。事情发生得很自然,他们问我找对象的事情,我觉得他们(尤其是我妈)愈发担心我一个人生活的心理状态,尤其是从二月份感冒带出鼻窦炎的这几个月,总是担心我这边没人相互照顾。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和一些朋友也聊到了和父母出柜的体验、反应、经验和注意事项,想想不如在这里分享一下好了。

对我来说,出柜的动机我想得很清楚,还在给爸妈写的材料里罗列过——

一是我有了比较稳定的感情。和██在一起这两年多的时间我过得很开心,我们的状态也很稳定。[…]

二是从 2020 年开始,你们更多在担心我疫情期间的心理状态,我想让你们放心。[…]

三是我这两年在国内外辗转的经历让我明白想要的究竟是什么——从工作、生活状态,再到对伴侣的要求都有。之前我自己都没有想好,自然也没法和别人分享或讨论。我现在更有信心把一些事情摆到台面上讨论。

四是随着时间推移,我越发感觉不坦白给我和你们带来感情上的隔阂。我没法 100% 分享生活中让我快乐的事情,一直伪装自己一个人住,甚至还要藏着家里的装潢布置。连平时 “今天晚上做的什么吃” 这种问题都要迂回思考一下,把事实加工成一个所谓合情合理的答案。我觉得这样隐瞒对你们也不公平。

五是我不觉得我能瞒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最近我们也讨论到将来购房计划等等问题,我觉得我的取向和恋爱状态是你们应该知道的重要信息。我希望我能全面真实地和你们讨论我的想法和规划。

出柜的过程是我和爸妈视频的时候聊到了找对象的事情,我就直接讲了。语气平和,暂时只讲事实、不讲道理,然后问他们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

我妈似乎是自己做了功课,没有很大的反应,甚至能回答一些我爸提出来的问题。能想到的问题都问了,我说你们也可以坐下来想想有什么要问的,可以整理一下发给我。视频当面问的加上文字整理的问题,我发现他们的疑问和担心有以下几个方面——

  1. 首先,我是不是确定自己是同性恋,而不是别的什么。这里的 “别的什么” 其实他们也没说明白具体是啥,大概是可能是 “一过性” 的同性取向之类……
  2. 第二,父母一开始会认为这是我的生活方式选择,但是要准备好面对来自社会的一些压力。我和他们解释这并不是一种选择,而是一个既成事实。这个观点我妈很快就明白了,我爸花了两天时间去理解。
  3. 之后就是关于同性恋生活的一些叮嘱,比如要注意安全。相比于异性恋,同性恋三个字和艾滋病同时出现的频率要大得多。当然我也解释了固定伴侣的风险并不高于异性恋固定伴侣关系,也说明白自己肯定会注意做到应该做的事情。
  4. 最后可能是社会压力。我和他们表示我除了家里人都是出柜的状态。我身边的朋友,之前高中大学同学——甚至包括现在的同事和之前在国内上班的同事——大家也都知道。我并没有因此感受到任何压力和另类眼光。因为我远居海外,我不在乎家里人知不知道,所以让我爸妈自己决定和不和家人说(决定是没必要说),我觉得也好。

总体来说我的出柜过程很顺利,后来和██一起视频见了面。几个月过去了(一直拖更),我觉得出柜还是一件好事。我能更直接地分享我的日常生活而不加掩盖,我妈也直接跟我说过,她知道我有人陪伴反而放心了许多,觉得我们两个人能玩到一起去也是件挺好的事。之后的一些规划——父母退休后的生活、购房置业等——我也能和家里人摆在台面上进行讨论。

当然,我出柜顺利的一部分原因是家里一直环境比较宽松。我的父母也都是北京人、大学生,观念也相对前卫。我从小到大许多事情父母是放权的,也相信我能做出来对自己负责任的选择。出柜是个人选择,每个人情况各异,还是要根据个人状况做好准备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