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ffre Lakes 雨夜露营

2021 年 8 月 9 日 • 09:40 AM

2020 年 Joffre Lakes 省公园关门歇业了一整年,今年夏天终于重新开放了。我和 MX 六月份的时候就订好了在这里 camping 过夜,上周六终于如愿以偿。

Joffre Lakes 并不是一片陌生区域。我在 2018 年秋天和牛老师、陈老师来过一次,2019 年夏天又和陈老师、MX 再探此地。整个 trail 单程不过 3.7 km,海拔爬升 370 m,但是沿途从停车场附近开始就有三个 Tiffany 蓝色的高山冰川湖。难度低、风景好,Joffre Lakes 一直都是温哥华人民的热门徒步首选地。打开小红书,上边应该遍布斜挎小包穿的美美的来这里爬山的华人兄弟姐妹。

下了车,到门口和 BC Parks 的员工登记了一下,就直接出发例行参观 1st Lake。经过了一段千年一遇的高温天气,今年的湖水水位比往常高了不少。

1st Lake,距离停车场 50 m 不到。

从 1st Lake 出来就是一段比较平缓而稳定的爬升。一个小时的时间,trail 从树林里穿到山谷,又穿回树林,然后来到最网红的 2nd Lake。礼拜六天气预报下大雨,早上也在下雨,整个公园人少得可怜。不过我们还是没有在 2nd Lake 过多停留。云雾和湖水暂时也没有那么好看,我们就直接出发去 3rd Lake,准备先扎营再说。

大概再过 30 分钟我们就走到了 3rd Lake 湖边——隔得很近。绕过湖半周(又过了 20 分钟吧)就到了处在碎石堆中的露营地。营地没有 Garibaldi 省公园的奢华配置,没有做饭、避雨用的 shelter,不过还好雨没有下大。吃了两碗泡面,我们在营地附近随便走了走,等下雨了就回帐篷看书睡觉了。这也是我们几次露营第一次有时间真的看书,因为 Joffre Lakes 营地附近真的没什么好玩的 trail,我们也懒得踩着碎石绕湖半周再回到 2nd Lake。

3rd Lake 后边的冰川和瀑布。

营地和 3rd Lake。难得雨停一会。

天气预报诚不我欺,下午四五点钟下起了大雨,甚至伴有短时雷电大风。我们在雨中吃了晚饭,简单洗漱一下直接睡觉了。大雨在我们的帐篷附近积了一滩水洼,我们的帐篷和防潮垫仿佛是一张大大的水床。睡觉之前我们还有些担心会不会漏水,不过一夜无事。等到半夜十二点,迷迷糊糊醒来我发现雨已经停了,帐篷底下的积水也早就渗跑,仿佛这场大雨没有发生过。

本来天气预报的凌晨四五点钟的大雨似乎提前到了前一天晚上,早起地面都是干的。MX 去湖边架了个机位,然后我们开始吃早饭。早上雾茫茫一片拍出了这段延时——

餐毕收拾一通下山已经是九点半了。下到 2nd Lake 来到网红浮木,只有一组白人男女在那里犹豫要不要走上去拍照。趁着雾色茫茫我和 MX 干脆又留念一次。

第二天早晨一片浓雾中的 2nd Lake 网红浮木。

下山的路上不断有人上来,一波接一波,但我们好像是下山的第一组——就像上次从 Garibaldi 下山一样。路上不管男女老少都会问一句 “前边还有多远啊”,我们从 “大概还 20 分钟吧” 一直回答到 “大概还有一个小时”。到了停车场,大概是因为天晴,车已经停到看不见的地方去了。

这种常在小红书上出现的 trail 就是这么红火,一路上很多中国人,可能比我之前这一年在山里遇到的中国人还多。几位小伙子们穿着红色的始祖鸟,从刺绣看其实和我一样也是工厂店的打折品类,应该是软壳 Beta AR,并不是今年新出的大红色、金刺绣的 Alpha SV。一位韩范的朋友戴着圆形的小黑墨镜,穿着运动鞋和花毛衣,也没背包、也没带水。还有几个小姑娘手拉手并排走,穿着平底鞋、开衫披肩,捂上耳朵也知道他们讲中文。走在她们前边停都不停的是想展示自己健康、体力好的某个男朋友。同样是亚裔女生,如果穿着瑜伽裤,那么离近了肯定只能听到她们在讲英语。白人家长一定会撒手让孩子自己走,而华人家长一定牵手牵得死死的,要摔的话大人孩子一起摔,殊不知小孩重心低,比大人灵活得多。每次快到山脚下也一定会遇到一堆中国大妈,远远听着他们用中文聊着枸杞、保温和养生。走近了她们会用蹩脚的英文问我们,“You so fast, how long time?” 我们也会用英文对答如流。我希望我妈来这边玩的时候也有这样的交流自信,毕竟谁英语都说得不好,能表意清晰才是真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