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ing only posts ondesign
ALL

DOTA 为什么怎么都看不顺眼

这两天对 TI 8 冷嘲热讽的厉害,想说说为啥觉得 DOTA 2 一直看不上眼。

首先的问题是,DOTA 这样的 MOBA1 游戏,内生的游戏机制本身就是一个不对玩家和观众友好的设计。这分为两部分:

其一,游戏本身的获胜方式是摧毁对方的核心。为了达到这一目的,通常要歼灭对方的玩家,或是摧毁防御工事等等缩小敌方的生存空间。一场游戏持续时间五十分钟到一个半小时,这是毫无理由的——前期所有人都在无聊地对线,甚至任何击杀都不能为游戏带来任何实质性的进展,因为游戏早期玩家复活时间太短了。

而 MOBA 游戏糟糕的地方正是复活时间的设计。后期玩家输掉游戏往往是因为英雄被击杀后需要整整一分钟的时间才能复活,仿佛赢得一场游戏并非是一方的技术和策略占优,而是对方被惩罚太过深重。

其二,作为一个体育赛事,游戏每时每刻发生的事情要能清楚地反映到对输赢的具体影响上,DOTA 这一点非常糟糕。举个例子,当玩家前中期打完一场团战时,如果没有拆掉一座防御塔或者兵营,观众没有任何具体的办法可以知道这对游戏胜负产生了怎样的影响。传统体育比赛中会有计分、计时,或是竞技者并排能够看出领先落后;DOTA 则缺乏这样明显的比赛进程参照,让观众看得热闹却只能对输赢面有自己私下的、模糊的判断。

在电子竞技里,好的比赛进程参照物不是没有。Overwatch 可以依靠运载目标的推进距离、占领目标点的百分比或是防守方的剩余时间来参照。HotS 则有地图机制作为参照,能够让玩家和观众清楚知道每次占领地图机制带来了什么收益,而全队统一的经验条也是一个优势劣势最直接的参照。

在这两点设计问题之外,还有 DOTA 这一款游戏自带的问题。DOTA 本身脱骨与 Warcraft 3 的游戏引擎,当时的设计有很多限制,也有不少内容是受了当初 War 3 游戏本身内置的技能设计启发。通常而言,“A 和 B 效果不能叠加” 就是一个 War 3 引擎的限制;“拉野”2 和 “封野”3 分别都是 War 3 内置的机制和最初脚本编写时的疏忽。

可惜的是,DOTA 2 的出现并没有让这些 War 3 引擎限制带来的问题消失,而是骄傲地拥抱这些问题,结果现在的 DOTA 游戏就是一个充满不少莫名其妙所谓 “细节操作” 的游戏。

所以这些就是设计的问题。我们再说说 “人” 的问题

先说三观。

我对 DOTA 2 的开发商 Valve 一直有一个处事莫名的印象。设计之初历史遗留的 bug 抛开不提,游戏本身也难免存在一些程序上的 bug。Valve 不仅没有积极对 bug 进行修复、名言规定不允许在电子竞技中利用 bug,反而是助桀为虐,把 bug 当作一个玩家社群认同感的标志。

最有代表性的事情就是这个来自 @dota2 的官方视频:

视频里的 “泉水钩” 就是利用 bug 将敌方英雄从地图远端钩回己方基地。在顶级赛事的最终决赛使用这样的 “技巧” 赢得游戏胜利并被载入史册,这真的是 Valve 无能的体现。

要知道游戏存在 bug 很正常。但是有 bug 被利用是一回事,在专业比赛中没有禁止使用或是提出警告是另一回事,而官方一脸骄傲做了 CG 短片大张旗鼓地宣传这个 bug 就更是另一层面的问题了。

传统体育比赛中类似的事情是怎么处理的呢?看看当初国际泳协禁用鲨鱼皮泳衣这件事就知道了——禁止使用之前的结果还是被承认,但是官方会在之后想办法解决问题,也从来不会大张旗鼓地把这个当作社区文化大肆宣传。

这就是我对于 DOTA 背后开发商三观的彻底不认同。

再说审美和文化塑造。

DOTA 2 脱离 War 3,最大的挑战其实就是对于美工视觉的重构。毫不夸张地说,重构美工达到及格水平花费了 Valve 三年的时间,又花了额外两年才做到良好——毕竟和暴雪比视觉是必输的。DOTA 2 是 2013 年发行,War 3 则来自 2002 年。这十一年的差距确实能从更细腻的画面中窥见,但 DOTA 2 却牺牲了视觉上的可用性。

  1. Multiplayer Online Battle Arena 

  2. 即打一下野怪,将野怪拉到兵线上。一方面可以减轻打野的压力,另一方面在敌方看不到的地方消化己方的小兵,可以减少对方获得的经验 

  3. 即在敌方野怪出生地插一个隐形的守卫,可以阻止对方野怪刷新,妨碍对方的潜在收益 

To our surprise, everyone thought Mads was already green. He’s wasn’t, nor had he ever been. He was always grey — as elephants are.

最好的筷子

我觉得面试中国产品经理的一个好问题是:你觉得什么样的筷子才是一双好筷子?

之所以觉得这个问题好,是因为:

  1. 筷子每个人都用,天天都用,没有认知上的盲区。这个问题基本公平,也不会让人完全抓不着头脑

  2. 是哪些属性定义了筷子的好坏、什么因素影响了这些属性,而对方又对这些因素有怎样的判断——回答问题时,这些问题很能侧面看出回答者思路是否清晰

  3. 好坏有多重标准,每个人角度不同,可以方便展示各人审美品位

我的答案

一双好筷子必须好用、能够胜任该有的工作,同时在外观上体现使用者或拥有者的品位。

“好用” 的筷子需要适用中餐菜式所需要的挑、拨、戳、夹。那么好用的筷子需要以下这些物理特性:

  • 头尖。头不尖的筷子没法精确夹取精细的食物,尺寸小的食物根本不能碰到食材根部。粗头的筷子也没法在需要戳入食物时方便操作。中餐筷子头尖会更容易使用,也是细节的一部分体现。

  • 表面适当粗糙。太光滑的筷子夹不起油滑的食物——用力小、摩擦力也小,食物夹不起;为了产生足够摩擦力而加大夹取的力度,则容易用力不稳让食物脱飞或被钳断。像是宫保鸡丁的花生米,本身坚硬光滑,配上芡汁的粘度,光滑的筷子根本无所适从。沾了麻酱的粉鱼本身油滑却又不能用大力夹取,若是筷子摩擦力不足,每次只能改用勺子了。

  • 前后配重合理。筷子本身是杠杆结构,手指接近筷尖,力臂太短,做出同样动作需要手指移动更长的距离;手指接近筷尾,力臂太长,不易于精细的操作。配重合理的筷子可以让手在适当的位置进行操作,在夹取食物、重量结构改变时也能让使用者从容应对。

  • 柱面有棱角。筷托并非中国南北家居的必备物品,筷子柱面形状不均匀,能够让筷子置于碗面、盘缘或桌面时不轻易滚动。

“好用” 之外,一双好筷子还必须 “好看”。显然,一双材质得当、头尾粗细变化适当、表面样式高级的筷子已经是满足 “好用” 标准的了。

材质上,各人可以根据自己家餐厅的家装风格进行选择。个人认为,一双木质、表面经过打磨的深色或素色筷子更能体现出主人的品味。由于筷身形态简单,太过奢华的装饰往往不是优秀审美情趣的体现,颇有画蛇添足之感。尤其是筷子尾端使用金属装饰,很容破坏筷子配重,显得主人肤浅而不懂一双好筷子的真正评判标准。此外,筷身往往以一体成型为佳,否则难以体现匠艺,也有工具的廉价感。

审丑是本能、审美是修养——聊聊字体

凌晨四点的国贸静谧又安详,黄色的街灯暖暖的,从柏油路映到了老张的窗子上。画完最后的 ppt,老张合上电脑,瞥见了桌边的麦乐送传单。

麦乐送,是现代经济给深夜饥肠辘辘的人们最好的馈赠。低廉的价格、快速的服务和品质有保障的食物,让它成为深夜外卖的第一选择。而中国的咨询狗们更是习惯在星光下,一边思考自己的将来,一边仔细品尝这道美味。

麦乐送 ©麦当劳

Helvetica,这个简单而经典的非衬线字体构成了麦乐送的电话号码。简洁的字符线条和令人熟悉的字形极大地提高了电话号码信息的辨识度,中性的字体设计百搭正式和随意的场合。微倾的斜体,仿佛给文字注入了活力,要如脱兔般飞奔出去,敦促着饥饿的人们拨打电话订餐。

“嘿 Siri,呼叫 4008-517-517。”

老张的 Apple Watch 上跳跃着 Siri 的彩色动画,随即转为呼叫界面。

San Francisco,这个充满生命力的加州城市也是 Apple Watch 上新的字体名称。粗细恰到好处的笔画和圆润的走线,与 Watch 奢华端庄的外观相得益彰。大写字母 O 和 C 的竖线让文字精致而稳重,而小写 c 和 e 的大孔径让文字清晰可读,哪怕是在 4.2mm 这样小的屏幕上也一样。字母之间调整后的间距让文字不会拥挤到一起,在手腕上的方寸中留有呼吸的空间。


老张不想睡觉了。他端着一杯美式麦咖啡,望着远方一口一口呷着。头顶的天空还是深深的蓝色,而东方的地平线上则泛起了鱼肚白。

老张原来学设计的,后来跳到这家咨询公司,专门给人画 ppt。设计字体,看似是很容易的工作,其实要经历十分漫长的工序。老张知道,这工作从选定字库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开始了。英文的 26 个字母看上去不多,但计算大小写、再算上 é、ž 和 ñ 这样的注音变体之后,留给设计师处理的就是 94 个不同的字符。字符的主体相近,但注音符号的样式和位置必须得到巧妙的安排,才能达到整套字库和谐统一的效果。

一套完整的字库,还应当包含粗细不同的字重、斜体和下划线变体。如果字库中没有斜体、粗体等样式,浏览器和阅读器等软件就会通过简陋的算法模拟粗体和斜体,不仅效果难以接受,还会在不同的显示设备上变得模糊不清。

接下来,设计师要考虑字库中连拼字母组合的设计。一些特定的字母组合如 fi、ft、ffi 可能会显得拥挤,或是横线不连贯,看上去十分松散。无论是贯穿两个字母的横线还是被悄然去除的圆点,都是为了阅读效果的流畅自然而考虑。

fi 组合若没有连拼设计会显得拥挤或不连贯

最后,为了让线条和留白达到和谐统一的效果,设计师还要注意调整不同字母组合的字间距。字母笔画的不均匀在设计师的手中得以调和,让不同的字母相互映衬,形成更加均匀、统一的文字视效。

Te 组合调整字间距之后和之前效果

至此,设计一套字体的核心步骤才算完成。人们享用自然的文字排版,觉得心安理得,却很少有人能够理解设计过程的艰辛。更没有人明白,这样美好的阅读享受,并非机械的排版引擎给予的馈赠,而是设计师汗水的结晶、是人类审美情趣的体现。


深夜的汉堡总是现做现送。两层鳕鱼热滋滋地冒着油光,烫得起司慵懒地垂到包装纸上。耸立的高楼间,老张感到了自己的渺小,却又赞叹文明社会带来的种种馈赠。在绵绵的起司香气中,老张的思绪飞回了几千年前的罗马。

Trajan Pro,衬线用红色标记

Trajan,这个得名于罗马皇帝图拉真的字体,脱胎于帝国的石碑刻文。全部大写的文字预示镌文永垂不朽,遒劲的字母笔画烘托出文字的庄严与典雅,而一道道精致纤细的衬线让字体更加耐人寻味,平添几分人文气息。

衬线,这种神秘装饰可以左右文字风格,但它们的来源却一直十分神秘。有人说是镌刻碑文时为了工具使用方便敲出的小口,后来因为样式优美、便于阅读,也就一直保留到现在。现如今,典型的衬线字体有 Times New Roman,是报纸、论文中常用的正文字体。而 Trajan 这个优雅奢华的字体也被广泛用在电影海报、书籍封面等位置。

无论是读书还是看报,衬线字体的衬脚能在文字密集的材料中有效引导人眼的焦点,减少阅读过程的阻力,并改善文字的可读性。

如果说字体设计是人类文化的沉淀和智慧的结晶,那么衬线的存在则是无心插柳的创造。几千年的文化传承让衬线字体不断演变,发展出了各式各样的风格。

Verdana,一款非常经典的非衬线字体。它诞生于互联网、计算机刚刚普及的年代,线条简约、粗细均匀,十分适合在低分辨率的屏幕上清晰地展示信息。非衬线体笔画尾端没有装饰、横竖笔画粗细一致,显得更加简洁明快,更像是现代文明的产物。iPhone 上使用的 Helvetica、Apple Watch 的 San Francisco,都是非衬线字体,它们能够在很小的区域内展示简短的信息,并能在像素构成的电子荧幕上保持良好的显示效果。此外,道路路牌、标语等信息通常也用非衬线体呈现,许多现代网站也会选用非衬线体进行导航和信息展示。

类似衬线体和非衬线体的字体形态,在中国、日本和韩国等以字符为文本单位的文化中也同样存在。

华文中宋 (红色衬线) 和兰亭黑体

例如宋体是典型的衬线体风格。竖比横稍粗,笔画尾端翘起的三角和弯折处的圆形模仿了古代传统书法的运笔过程,显得正式、苍劲和富有内涵。宋体横竖错落的粗细笔画舒缓了阅读的压力,因此也常常被用在图书报刊等地。

相比之下,黑体是典型的非衬线体。它横竖笔画粗细一致,尾端省略了额外的装饰,更加规整、简洁。


衬线体典雅、好看,但是在显示器上并不清晰。纤细的笔画和精致的衬线占不满一个像素点,看上去模糊不清、难以辨认。对字体深深喜爱的人们不会让衬线体从电子荧幕上销声匿迹。在这样的需求下,一系列全新的字体应运而生。其中之一便是 Georgia。

为了让笔画在屏幕上清晰可辨,Georgia 的设计师 Matthew Carter 在 Times 字体的基础上加粗了笔画线条。经过圆角处理的衬线更加饱满,而更高的 x-height1 让这个字体在小号的情况下也能被清晰地呈现。

Georgia 是技术与人文完美融合的产物。它一方面传承了衬线字体的文化内涵,另一方面与当时的技术水平妥协,通过处理让文字在像素屏幕上清晰可辨。它,也同样是人类智慧的象征。

另一方面,电子显示技术也在不断跟进。2010 年,iPhone 4 Retina Display 的到来让手持电子设备的屏幕辨析度上升到 326ppi2,让人眼在普通视距下无法分辨出像素点,在一定程度上达到了印刷品的品质。电子屏幕上,衬线体的显示条件渐渐成熟,甚至一些纤细的字体看上去都毫无问题。更加精细的电子显示屏不仅为充满细节的衬线字体带来了复兴,例如报纸中常见的 Garamond 可以毫不费力地在屏幕上清晰展示;一些经典的非衬线字体也得到拓充,包含了符合现代审美的纤细样式,例如苹果在网站宣传中常用的 Helvetica Neue。


快六点了,老张打算收拾一下东西,赶上10号线首班车,好好享受星期日的清闲。在摇摇晃晃的地铁上,他打开了面包调频的微信。

“厉害。”

老张订阅面包调频半年多了,要不是今天思绪万千,怎么也不会注意到这款字体。

Avenir,一个易读、正式却有颇具亲和力的非衬线字体。老张非常喜欢 Avenir 英文和 iPhone 内置黑体的中文文字混排。这款 1988 年诞生的字体希望 “以更人性化的方式替代几何标准化的字体”,但在当时并没有得到重视。时过境迁,触屏设备普及之后,Avenir 反而逐渐成为了展示信息的字体——它要比 Helvetica、Arial 等字体更具亲和力,减少了触屏设备冰冷的感觉。在正文中,Avenir 的笔画粗细很好地和 iPhone 自带的中文黑体相契合,能够提供非常棒的混排效果。

老张订阅面包调频也有半年多了,若不是今天思绪万千,恐怕也不会注意到这款字体。人们习惯于注意身边的不和谐,却在美好的事物到来时觉得理所当然、不以为意。因为审美并不是人类的本能——上万年的进化让人类拥有了发现丑陋与不和谐的能力,来从另一半中分辨劣质的基因。这种本能延续到了现代文明中,渗透到了生活中的方方面面。

自己画了几个月 ppt 却不得赏识,老张还曾经觉得委屈。现在看,只有优秀的 ppt 画师才能绘制最和谐的 ppt。不得赏识却也不被挑出毛病,着似乎也是对他工作的肯定呢。

审丑是本能,审美是修养。

这不仅是一款字体、一篇文章、一种排版。

这是一种对待生活、对待他人的态度。

在摇摇晃晃的列车上,老张的心中升起了感恩的温暖。


参考资料:

  • Wikipedia:
    • Avenir, Georgia 等
    • tracking, x-height, kerning 等
  • 知乎:这是个审丑的时代吗?@七月 的答案
  • 麦当劳-麦乐送官网
  • 北京地铁列车时刻表

  1. x-height 即字母中线和底线之间的高度差距,见图: 

  2. ppi 即 pixels per inch,每英寸长度能容纳多少像素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