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国记

2016-11-01

回国呆了俩礼拜,礼拜六晚上回来的,现在周二了,时差依然没有倒过来——昨天可是夜里四点半才睡着的,就该当时喝点酒直接昏过去。好消息是现在十一点半非常困顿,没准借着点酒今天就不会失眠了。

这次回去确实是实习的 project 终于可以歇歇了(虽然还是改了四天 report),也是想把自己从前半个学期鸡血的生活里抽出来一下。飞机上就觉得,这不也是一种逃避么,找工作找不动了就想撤回一个安全的角落里,隔断所有提醒你找工作这件事的现实环境。

按效果说,这次回去确实是充满电了又回来了,但并不是逃避之后恢复了什么能量,而是看到国内的朋友们也都在努力工作/找工作/实习/备考,觉得自己也不孤单了吧。那天高亢说,其实平时都挺忙的,就是我们回来的时候一起吃吃饭聊聊天这样,觉得也挺好的。

这次回去狂打好几天 Overwatch,主席带着上了路,然后借着刘楷和耳哥的号还有易达和红石网吧的电脑玩了好久。

当然,“上了路” 的我依然只会玩狂鼠和卢西奥这俩人,确实也适合我,在任何游戏里都是:门槛极低只求在场的辅助,和猥琐到家全凭直觉的小贱人。这俩搁到 DotA 里是双头龙和冰魂,放到风暴英雄里是玛法里奥和阿巴瑟。反正啊,这就是我了,估计一辈子也改不了。

至于 Overwatch,借着刘楷的号尝试过 MacBook Air 的虚拟机(想太多),也试过在自己家的联想独显电脑里玩玩看,发现都没戏。所以这个游戏对很多人而言门槛是三十刀,对我来说是七百三十刀。我想想还是算了。我这人这么热衷 iOS 和独立游戏,还是乖乖做自己吧。

但是上手这两天的经验,让我至少能看懂并欣赏这款游戏了。

还顺便给每个借我账号的人开出了 1-2 个金色补给和 0-2 个紫色补给。不用谢。

说来奇怪,但是回去的这几天一直在读一本老北京玩物鉴赏。这是因为回到北京突然发现自己并不了解这个地方的历史风貌,而热心的外国朋友们却一直问我北京/中国有啥好玩的,对北京的认知只有 The Great Wall 和 pollution 这俩词儿。

这本书其实是卢文龙的《街角的老北京》,讲述了北京那一套吃喝玩乐的东西该怎么欣赏。书的前半部分都是关于吃,基本上是小时候回忆的重现;后半部分是真正的玩物鉴赏,小到花鸟鱼虫,大到建筑文化历史还挺全面的。文字上讲,这本书并不那么讨好,但是内容还算平实易懂,也算是一本不错的地铁读物。

那天忘了谁问我(好像是主席还是耳哥),往返实习单位(或者女朋友的实习单位)俩小时确实漫长,该如何充分利用呢?我觉得 Kindle 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反正听歌的那几天,半小时的地铁就是半小时;看 Kindle 的那几天,五十多分钟的地铁也像半小时,另外附带哪怕你走了两万三千步打了两个小时羽毛球再累也不纠结有没有座位的这件事的特殊效果。

回去之前就决定,每次吃到好吃的在 Facebook 里签个到,不枉我空白的 timeline。后来发现啊,真是好吃的餐馆,那还想得起来签个到啊,吃还吃不够呢。我对那些回国吃好吃的还在 Facebook 上到处签到的人感到由衷的敬佩,比如窦夏良。

天天吃的后果是,两个礼拜自己狂涨 14 斤体重,平均每天一斤的节奏。家里的体重计是带 profile 功能的,回来一称,它都已经不认识我了。


解锁成就:

  • 人大的秋风里唯一穿短裤的人
  • 北理的寒风里唯一穿短裤的人

因为刚到的那几天确实不冷啊。后来毛衣都上了。

还有点别的:

  • 回国唱 KTV 未遂,回温哥华补了回来……
  • 对国内的餐饮品牌推陈出新的速度表示由衷的赞叹。
  • 永吉抄手下次可以不用去了。醉面可以再去。
  • 双升是一个无底深坑。
  • 羽毛球也是打不够的。俩礼拜四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