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

2016-09-02

阳光明媚、几乎没有降水和阴云的夏天结束了,所有爬山远行沙排烧烤的回忆告一段落,还有奇怪的办公室饮酒趴和七八个生日趴,外加无数的机场之旅、一趟奇妙的拖车旅行和长周末的 cabin getaway。

cabin 真是奇妙的 cabin。小姑娘酒量差,灌了自己四个 shot 大哭不止,小伙子把她抱到床上结果小姑娘不撒手。cabin 主人本着负责的精神看看他们还好么,结果磕了大麻,在床前对着死死抱住的两人弹起了吉他。他的腊肠蜷在床角,另一个小伙子嗑嗨躺着抚狗。

而我呢,就是那个连磕三倍剂量也没感觉的傻逼,对着这奇妙的场景狂笑不止。

此最佳时刻之一。

过了两周,我们的神经病 TA 过生日,往办公室里扔了两箱啤酒。周五的下午两点,全办公室的学生坐在阳台上喝酒吹逼。

然后微信响了。在西雅图那个傻逼建了个群说要结婚了。真替人高兴。想着该啥时候请个假去亲自恭喜一下他,是坐大巴去呢还是租个车去呢,该买点啥呢,我有合适的衣服么,啥时候婚礼啊,你媳妇我还没见过呢,还是上次那个吧,你们就跟西雅图要小孩了么,还回国么,啥时候办事啊。

想着想着,他说,逗你玩呢,你真信啊。

你麻痹。

酒兴正酣,眼瞅着电梯里 orientation 的学生看着我们把酒言欢,个个一脸蒙逼。我们举起酒杯,说这就是 grad life。他们挥手回礼,说我们信了。项目负责人走上阳台,说你们别跟这喝,反正都醉成傻逼了下午放假了!

此最佳时刻之二。


所以说,这个暑假就算一直实习也精彩的不行。

昨天今天,两天几场雨直接浇走了温哥华的夏天,去年八月底刚到时对温哥华的第一印象又扑面而来。

玩心被阴天压了下来,对各种美食的想念却滚滚而来。要知道夏天阳光明媚、天气晴好,好到了整个人都对吃件事没有任何欲望。

九月了,又到了贴膘的季节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