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

2017-06-06

所以最近马里兰大学的学生毕业演讲炒的很火。相关的看法和文章看了很多,觉得它们大概分成三个层次:底层争辩演讲中的陈述和事实孰真孰假,中层爱国和谴责,上层讨论情怀和眼界。唯一跳脱着三层的大概只有这一篇,也是我比较认同的一个观点:

全球变暖、贫富分化,精英借着全球化的红利完成跨国结盟,依托国家和种族形成的共同体已经瓦解了,傻X们才共享同一个祖国呢。

我还是那个没心没肺的我。


文章还讨论了关于少数族裔如何面对歧视性言论和行为的一二三点,但我就没有什么共鸣了。我觉得这是因为在加拿大(尤其是在一个大城市)呆了两年的结果——身边的人来自各个地方都有,他们有的在这边长大,也有的是刚刚过来,性格想法各不相同,这时候通过肤色、装扮和国裔对人进行判断的方法就彻底失效了,和人初次接触,他们除了面貌之外就是一张白纸。

这也是我觉得加拿大比美国好的一点,因为消除文化歧视的终极状态不是让政治正确得到社会主流意见的声援,而是 “政治正确” 这件事几乎不存在。

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