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ial: 超过1500万人收听的播客长啥样

2014/11/25

今年10月以来,一档叫做 Serial 的播客节目火遍了整个美国。截至目前,该播客一共发布了9集节目,时长在20分钟到50分钟不等,平均每期的 iTunes 下载量超过150万次,这还没有统计上通过其官方网站和其他播客下载软件进行收听的观众数量。而根据苹果的消息,这是有史以来最快达到500万次下载的播客节目——在达到这一壮观数字时,它仅仅更新了5集。纽约时报更是将其称为“史上最受欢迎的播客”(the most popular podcast in the history of the form)。

所有人都在谈论 Serial 。高中英语教师将收听这档节目列为课堂作业;粉丝们在 Reddit 上成立了群组,专门讨论节目的内容;电影导演在等待节目更新时甚至开始学习弹奏节目的钢琴配乐;而很多人甚至会在每周四晚上聚集在一台电脑旁边,在新一集刚发布时就点开收听。正如华尔街日报所写,“在沉睡的播客世界中, Serial 从沉睡的播客世界中脱颖而出,成为了一个全球现象”(“In the sleepy world of podcasts, ‘Serial’ has emerged as a global phenomenon”)。

Serial 究竟讲了什么?

Serial 是一档每周更新的播客节目。节目的制作人兼主持人 Sarah Koening 用独白的方式讲述了她对一宗真实但是有可能被错判的谋杀案的重新调查过程。1999年,17岁的 Adnan Syed 因为涉嫌勒死其前女友 Hae Min Lee 被巴尔的摩警方逮捕。之后,经过法院审判,Adnan被判处无期徒刑,直到现在依然在监狱中服刑。

但是,Koening 发现此案有很多难以解释的疑点,吸引她继续调查下去:每个人都很难将英俊的优等生 Adnan 联系到杀害其8个月前分手的前女友一事上;检方对 Adnan 的指控大部分基于其死党 Jay 的证词,Jay 指证说是他和 Adnan 一起将 Hae 的尸体埋到了市郊的公园里。但是 Jay 本人是一个毒贩子,且很难解释为什么 Jay 会先帮助 Adnan 但是随后就出卖了他最好的朋友;Adnan 不记得事发时他到底在干什么,但是有一位证人声称她在事发时看到 Adnan 在图书馆上网。离奇的是,Adnan 的律师竟然从始至终都没有联系过这位至关重要的证人;而两年之后,Adnan 的律师因为滥用客户的资金而被吊销了执照,不禁让人好奇 Adnan 的败诉是否因为律师的不称职;Hae 失踪六周后,一个心理变态狂离奇地发现了 Hae 被深埋在偏僻的市郊公园地下的尸体,不禁让警方怀疑其是否了解凶杀内幕……

随着 Koening 的调查,更多的的谜团将相继浮上水面。在每一集 Serial 中,Koening 都会讲述她最新的发现,并将案情带入新的转折之中。在跌宕的转折和起伏中,听众也随着 Koening 的调查进程而大呼过瘾,同时在下一集发布时不断刷新网络,盼望在第一时间听到最新的进展。

别忘了,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Serial 的幕后故事

Serial 的主持人和制作人 Sarah Koening 和她的团队都来自 This American Life ,一档收听人数能够排进史上前三位的 podcast。Koening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她最初听说这个案件是通过一位她的律师朋友。在随后进行报道的过程中,她意识到该案可能远没有表面的那么简单。

于是,Koening 打算深入挖掘此案更多的线索,并用她所擅长的 podcast 的形式呈现出来。她翻看了当年的案卷,收听了警方的审讯磁带,阅读了受害者的日记,并对 Adnan 和其他证人进行了访谈。在她的办公室中,有一块剪贴板,专门放置了该案的所有线索和内在联系。

而最神奇的事情是,Koening 表示,所有的调查和节目的制作是同时进行的,而直到现在仍然没有得出最终的结论。而 Koening 在录制节目时,也毫不掩饰她本人情绪的起伏,并且会坦诚地承认:“我害怕的事情是调查了一大圈以后最终发现我还是不知道究竟是谁犯的罪”(“That's my fear, is I'm goona get through all this and just be like, 'I dunno'”)。这意味着,不同我们早已熟悉的:坏人被绳之以法,主角一定最终大获全胜、抱得美人归的设计好的电视剧的经典桥段,在 Serial 里,没人知道案情将走向何处,或许不断会有新的嫌疑人和新的证据被引入节目,或许案情在几个转折之后又回到了原地。无论如何, Serial 的听众将和节目组保持在同一进程上,共同见证案情的最终揭秘,紧张感和成就感油然而生。此外,由于 Serial 报道的是一起真正的谋杀案,所有的嫌疑人、被害人、证人到凶杀现场、证据等等都是在现实中存在的(有巴尔的摩的听众表示自己的住处和Adnan就相差一个街区),更平添了节目的刺激性和真实性。

目前,Koening 和她的团队还在进行着案件调查和节目录制工作。她计划 Serial 将在12月中旬左右停止播出,并公布最终的调查结果。不过她对于能否得到案情的结论并非具有百分之百的信心。而在结束第一季之后,Koening 还计划继续制作 Serial 的第二季。节目名称依然是 Serial ,形式依然采用实时跟踪一件真实事件的方式,并在每一集中设置转折和悬念,不过节目的内容可能不再局限于凶杀案这一单一题材。

Serial 团队的第一季制作费用主要来自于几位团队成员所供职的 This American Life 的资助,以及企业邮件服务提供商 Mailchimp 的片头广告赞助(Mailchimp 的市场团队也因此大受好评)。由于 This American Life 本身也是一档依靠公众捐助开办的节目,因此, Serial 团队也在寻求公众捐款和其他资金赞助。日前,他们在 Serial 的官方网站上发布了捐款启示,号召听众每人为节目捐款20美元,以便进行下一季的制作。凭借如此巨大的听众规模,相信 Serial 将收获数额不菲的捐款,下一季应该也不太遥远了。

Serial 的成功因素和一些批评

首先,美国人具有稳定的通勤时间和极高的自驾车比例,这为收听播客节目提供了极佳的场景。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2013年的统计数据,美国人的单程平均通勤时间为26分钟,而有超过1100万人为长途通勤,单程时长超过1小时。而在交通工具选择方面,有超过80%的通勤族选择自驾,还有10%进行拼车。因此,稳定的通勤时间和较高的驾车比例,导致大多数美国每天都有一段固定的时间可以用来收听音频节目。而 Serial 的单集时长为20分钟到50分钟之间,正好可以填补这段通勤时间。

第二, Serial 选择了罪案这一喜闻乐见的题材,并采用了实时采编实时播出的形式。每年,在美国电视上播映的犯罪类电视剧不可胜数,诸如 CSI 和 True Detective 之类的更是所有人耳熟能详。罪案题材本身是不同观众群的共同兴趣,具有庞大的市场。采用实时播出的形式,则提升了节目本身的刺激程度和收听时的紧张感,更吸引人在下一周收听最新的案情进展,增强了听众粘性。而听众更会在收听时产生一种全程参与、执行正义的代入感,让收听节目本身更加有意思。

第三, Serial 具有很强的社交传播效果。 Serial 的主动宣传并不多,仅仅在节目第一集上线时通过 This American Life 进行了播出。但是,实时播出的性质和谋杀案的题材本身造成了节目极易引发公众的大讨论。在Reddit上,有人成立了专门的剧情讨论小组,更是有人扮演起了业余侦探的角色,利用节目揭示的证据和线索试图自行推理出可能的结局。而这些饶有趣味的讨论很容易吸引其他人加入进来,收听节目,并产生更多的讨论,促进了节目的传播。

当然,在一片叫好声背后,也有很多人对 Serial 提出了质疑。最大的负面评价就是,节目涉及的都是真人真事,是否有拿他人的苦难作为娱乐消遣的嫌疑?有一名声称是受害者 Hae 哥哥的用户发布文章说,人们天天兴致勃勃地讨论着他妹妹的死,对于他和他的家人来说都是一种折磨,请大家顾及受害人家属的心理感受。而假设 Serial 最终发现 Hae 就是被 Adnan 所杀,没有对案情进行翻案,极有可能的结果便是公众消费了一桩真实的凶杀案,感到心满意足之后赶去寻找下一个可供娱乐消遣的谈资,留下被案件牵扯到的人在原地重温一遍当年的痛苦。除此以外,有人担心公众和媒体的过度参与可能会对司法机构的正常行使职能产生负面影响。还有人担心,如果最终 Serial 无法给出一个确定的结果,会无法满足被吊足胃口的听众的期待,这一模式可能无法持续。

听了才知道

读到这里,想必你也对 Serial 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毕竟,是好是坏,只有听了以后才知道。收听 Serial 的方式很简单:在 iOS 的播客 app 中搜索 “Serial” 就可以订阅收听,或者也可以点击 “阅读原文”,进入 Serial 的官方网站。在这里,你可以在线收听所有的节目,查看节目中提到的线索和证物。或者,你也可以给节目捐助20美元,支持制作者带来更多的节目。

菊花君听了四集之后已表示欲罢不能,因此诚心诚意安利给大家,希望大家能喜欢!最后默默说一句,这种节目形式其实中国也有,就叫 “今日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