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你没看过A片——聊聊另类黄片

2015/05/15

窗外的乌云遮住了太阳,刷啦啦的雨水冲走了北京七月的酷热和雾霾。阴沉的天气本适合在床上睡觉,老张却在国贸二十层的楼里加班。看着空旷的街道只有偶尔通行的出租车,他也没心情做汇报 PPT 了,从抽屉里拿出了一瓶二锅头。

“呸!” 刚抿一口,老张就呛了出来。“午栏山是他妈什么东西?” 扔掉假酒,又从兜里掏出了根小熊猫。透过食指和中指缝,老张瞥见了天花板上的烟雾报警器,只好作罢。

无奈之下,老张转向蓝盈盈的电脑屏幕,打开了数字尾巴网站。玻璃镜片上反射出各式各样的图片画面,映着他上扬的嘴角,和脸上兴奋的表情——

《年少遗梦—— Alienware 13 体验》
《侘寂之美,理科博士木制风格桌面分享》
《毫秒必争,Cherry MX Board 6.0 机械键盘红轴版体验》
《「晒桌面」准备澳洲读研之路,分享我的桌面》

老张喃喃着文章的内容,欣赏着热心网友用单反相机拍摄的产品图片,沉浸在了无边的满足中……

看着澳洲留学生晒的桌面,老张又想到了以前青涩的自己。如果当年没有因为她留下来,现在岂不是也能有一个 MacBook Pro 和一个 27 寸的 IPS 显示器让自己随意摆弄?也能有个摆满《七里香》的CD架、一瓶可以随时享用的芝华士吧。

“哼,说是分享自己的桌面,不过是炫耀自己的生活方式嘛。” 老张嘴上不屑,手指却早就点开了另一篇文章。是一个小米用户的插线板开箱帖。

© long50017(数字尾巴)

温柔的夕阳打在小米插线板的哑光表面上,散出甜润的芬芳。

“当年给模特拍照,也不过如此吧。” 老张怎么也没想到,一个插线板的照片能给自己带来如此的精神满足——满足于他能有机会窥探别人的生活。

他也知道这样的生活经过过滤和包装,剔除了艰辛和苦涩、取舍与无奈,但正是这些不真实,让包装后的生活更精致、更诱人。

他还知道自己兜里的钞票能买十个小米插线板,一天工资能去三里屯喝两杯芝华士,但是他觉得没这个必要——牛栏山二锅头和公牛插线板就挺好。

但是看到别人拥有精致而美好的东西,有一种不一样的快感。这种快感无关自己是否拿到或享受同样的美好,只是看着别人享受,就已经很满足了——不管是 ¥49 的小米插线板,还是 ¥9499 的索尼 Hi-Fi 录音笔,亦或是他也不知道卖多贵的兰博基尼。


老张又打开威锋网,缓冲起了《iPhone 搅拌机》测试的视频。单位的电脑没有扬声器,老张也懒得插上耳机。淅淅沥沥的雨声,让屏幕上粉碎飞溅的黑色 iPhone 6 显得异常悲壮。老张知道自己不会把手机丢到搅拌机里,但还是心头一紧,攥住了桌上的白色 iPhone 5。心疼的同时,却还感觉到一丝快意——自己不会干的事情,看别人做也会觉得爽。

也说不出是为什么,就是觉得爽!

下一篇:《好燃的 iPhone Air 概念广告!薄到没有朋友》

老张想都没想就点了进去。视频上一个电脑动画展示着设计师意淫出来的新款 iPhone 造型,旁边闪耀着 Helvetica Neue 超细体的配置参数。

  • 4.3mm 机身
  • 4.0" 屏幕
  • 4GB RAM
  • 128GB 容量
  • 1200万摄像头

“嚯!” 虽然知道是意淫的作品,但看到背部苹果图标能发光,他还是忍不住叫出声来。

还好是礼拜六,办公室里就他一个人。

肤浅。老张知道这样很肤浅。

因为停不下来。看这些东西就像嚼炫迈一样,根本停不下来。等你回过神的时候,已经嚼了成千上万次,根本是无意识的行为。他的灵魂彻底被放空,而身体在内啡肽的作用下一遍又一遍地重复。

肤浅却令人愉悦、虚妄而缺乏实质。

就像……

就像……

就像看毛片那样啊。


老张想起自己出国留学的时候,文化课上讲过的 porn 的概念。狭义上,这个词就是色情片的英语单词,而广义上,它表达了一切脱离本质、带来肤浅而扭曲快感的事物。

比如有 food porn,指那些将食物摆出精致的样子,用诱人的色泽、满足的食客来烘托和渲染食物的美好。比如有 poverty porn,通过渲染穷人的生活状态,让富足的人们产生怜悯和同情,进而有一种莫名的优越感。比如有 pessimism porn,通过意淫文明和经济的灭亡来在 “毫不知情” 的人面前高人一等,或是找到在末日社会中生存的电影主角感。

老张不免抿嘴笑了:“那所有反乌托邦的电影不都是某种意义上的 porn 么?” 他掰起了手指头——

©The Simpsons 26x20, 搜狐视频 / FOX

想到自己在电影院里看了这么多 porn,老张心中的自豪与喜悦溢于言表。

满屏幕的 “晒桌面”、“开箱图” 把老张的思绪拉回了办公室。

是 porn 又怎样?肤浅又怎样?这样无公害的快乐和压力释放,正是我想要的呀。昏暗的阴雨和空无一人的办公室,都无法给他这样的温暖。

“总有一天,我要将自己的 iPhone 丢进搅拌机。”

窗外的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下来,原来太阳早在云层后边悄悄沉了下去,只剩城市的灯光透过窗外的水滴斑斓地打在墙上。老张捋捋头发,又打开了 PPT,回到了工作状态。

毕竟开箱图看得再多,也得赚钱自己买一个才好;晒桌面的图看得再多,也不会得到一瓶自己的芝华士。老张知道,在这万家灯火的城市中,只有脚踏实地才不是徒劳;深沉的夜色中,老张其实明白,即使自己有朝一日万人之上,也会记得曾经给自己温暖和慰籍的美好。

这一夜,我们都是老张。